当前位置:5A中文>武俠修真>仙罹> 第8章:魏恒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8章:魏恒(1 / 2)

在距離吳縣尚有二十裡地的一處矮山下,有一間破敗的山神廟。

廟内,那些泥塑的神像早已不可辨認,就連供奉台也被耗子作踐,坍塌了一大半。

橫梁上蛛絲遍布,看上去已荒廢了不少年月,好在牆瓦還算齊全,若有行人經過,倒也能借此歇腳,遮擋風雨。

此刻,廟堂西側,在靠牆邊的位置上倚躺着個人,正是仍在昏迷的李九言。

一堆篝火正哔哔啵啵地燃燒着,陸離将玉盒蓋子合上,收入懷中,接着往篝火内添柴。

他一臉凝重的神色,二人自商船逃脫已過去了近四個時辰,李九言依舊未醒,陸離給他把了脈,脈象虛弱,隐有滞澀感,分明是血脈不暢已受了内傷,加之悲嗆攻心,傷了心神。

而今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陸離隻得将他衣裳烘幹,讓他仰躺在牆邊靜候。

夜色漸去,東方已出現了一絲紅暈。

破廟門口,一個略顯狼狽的人影闖入,正是那斷臂的青年。

陸離大驚,一把将李九言腰間的短刀抽了出來。

他沒學過武藝,且一夜未曾合眼,一番動作踉踉跄跄,好不容易搶在了李九言身前,持刀與來人對峙。

青年一愣,他從陸離與李九言身上隻感受到了凡人的氣息,且二人身形狼狽,顯然與自己一般遭遇了某些變故。

雙方借着火光互相打量。

陸離見了青年着裝,稍稍放心了些,目光落到青年左臂,心中又添了一分疑惑,手中短刀握地越發緊了些:“你……是什麼人?”

青年頓了頓,他在陸離的胸口處感受到了一股精純的靈力,這股靈力比他所用的靈石更為強盛,知道這少年必然身攜秘寶。

若以自身修為,殺人奪寶也算不得大事,可他自诩名門正派,且殺戮凡人平添無畏因果;而眼前二位隻是凡人,自己許些好處與之交易也未嘗不可。

念及至此,青年右手結了個單手禮印:“我是玄劍山的弟子魏恒,今日到此本為門派任務而來,剛才感受到了一股精純的靈力,所以特意趕過來。”

青年魏恒的一番話,倒讓陸離摸不着頭腦了,若說真元,内功,一類的名稱,他倒是能夠理解,可“靈力”這一說法,他是聞所未聞。

不過,見魏恒舉止和善,不像匪人,加之受了斷臂之傷,想來也是與自己一般的落難之人。

想的到這裡,手中的短刀緩緩垂了下來:“我叫陸離,他是我的弟弟,你說的‘靈力’我未曾見到,若是在此休整,就請自便吧。”

他說完,慢慢将刀收回,退了回去,似是不想多言。

魏恒目光在李九言身上流轉,若有所思:“小兄弟,你的弟弟是受了震傷,已至周天經脈閉塞,若不及時施救,即使醒轉過來,隻怕餘生也不能操持武藝了。”

他本是修仙之人,看似目光掃視,實則已用靈力做了探查,躺着的那位少年是個習武的練家子,體内已誕生了些許的内家真元,而今經脈被傷勢所阻,内息難以自轉,雖不至有性命之憂,但真元卻再難以形成周天。

陸離大驚,李九言一心所向都在武道之上,今夜遭逢大變,失了雙親,若再沒了武道的追求,隻怕苟活下來也将一蹶不振。

魏恒見他神态有異,知道自己所言已切中要害,當下右手結出劍指,三柄飛劍“嗖,嗖,嗖”自袖口飛出在半空盤旋,他是想與陸離談及交易之前,顯露自己的手段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