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5A中文>武俠修真>大衍洪荒> 第一百二十六章萬物俱寒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一百二十六章萬物俱寒(1 / 2)

這道氣機,就宛若是太古兇獸在吞雲吐霧,其間蘊藏的力量更是恐怖無邊,甚至影響到了天地寰宇,将百丈範圍的天地從風和日麗變做了蕭殺冷厲,仿佛改天換地一般。

韓衍進入寒潭範圍,與這道氣機迎面撞上。

靈覺捕捉到危機,身軀自發的警惕示警;

心髒咚咚跳動,腎上腺素加速分泌,周身冷透,像是墜落冰窖中。

身軀的本能反應,卻不足以左右韓衍的行為判斷;

當然,他也不會放任不管。

神念靈識一動,體内九天法力有激必有應,按照一種合乎天地妙理的玄奇軌迹運轉起來,瞬時間,竟是驅散了所有負面狀态。

毫不遲疑的,韓衍的身軀就落到長有滌劍草的巨石上;

韓衍身形方一落定,即見寒潭中無數白茫茫的寒氣如若蒸汽,又似霜雲,更似寒潮,升騰湧動,封凍虛空,直欲要将韓衍整個人都凍為冰雕,将天地拉入冰河世紀。

這種局面看似險峻,但韓衍心頭早有預料,所以根本不慌;

面容一肅,神念一引,護身法罩之術随之施展;

體内法力立刻勾勒出無數符文,符文脫體而出,組成一口倒扣的封閉金鐘,散發着不動如山的厚重法意,将他身軀嚴嚴實實的護持在内。

寒潮湧來,形似冰河湧動,山傾雪崩,又有整個寒潭為助力,竟好像無窮無盡,永不斷絕一般。

其中不僅有封凍神力,還有一股強勁潛力,讓人應對起來更加的麻煩。

然則,任寒氣如何威風顯赫,一波連着一波的沖擊,卻也不能越雷池分毫,被金鐘法罩牢牢的阻擋在身外,不能對其中的韓衍施加影響,甚至是連金鐘法罩,這寒氣也凍不住。

同樣一門道術,不同的人施展出來,威能各自不一;

同樣的,不同法力施展出來的道術,顯現的效果也是大相徑庭。

《九天玄經》作為根正苗紅的太清妙法,整個玄元世界最為頂尖的修行道書;

甚至放眼無垠世界海,亦屬上佳妙法,其修行所得的法力自是玄妙強橫。

在韓衍得傳《九天玄經》之前,護身法罩之術雖也不凡,但面對這等寒潮,最對也隻能承受個七八波後就無以為繼,絕對沒有今時今日的防護能力。

而現在韓衍《九天玄經》小有所成,一身九天法力純之又純,現在的一分法力,足以媲美之前的七八分,這種質的提升,直讓韓衍現在所施展的道術威能幾倍的提升;

這一點,正是韓衍敢于冒險,敢于虎口奪食的底氣之一。

化解氣機壓制,擋住寒潮沖擊,韓衍并沒有絲毫放松,反而是注意力無限集中,靈感感應發散至極限狀态。

因為,真正的危險到了。

伴随着寒氣升騰,寒潮湧動,平滑如鏡的寒潭上,突然間,一個揚天大浪高高打起,掀起波濤之聲震耳欲聾,直若海嘯震撼世人。

放眼看去,竟是碧水上天幾十丈高,猛惡聲勢撲面而來,撼動得大地都在搖晃。

許向陽、餘小晚、鄧艾文、何東流、穆芳華幾人早已經退出了幾裡之外,然此時浪起風疾,赫奕聲勢掃蕩虛空,冰寒水汽四散開來;

冰寒水汽跨越空間距離,隻一瞬的功夫,竟然是擴散到幾人的立身之處,被這冰寒水汽粘身,即有一股冰涼寒入骨髓;

這冰涼雖不能對衆人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影響,卻也是令人難受至極。

“再退一裡!”

穆芳華蹙眉道。

衆人颔首,不敢怠慢,齊齊響應。

為了避免氣機波動引起注意,幾人沒有馮虛禦風,而是采取奔行的方式,往後退去。

行到一處溝壑處,衆人止步腳步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