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5A中文>武俠修真>大衍洪荒> 第十五章開殺戒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十五章開殺戒(1 / 2)

“靈劍會韓衍?”錦衣青年似是肯定,又似是疑問的開口道。

也不待韓衍回答,錦衣青年随即身軀微微前傾,一道如山氣勢憑空生成,直若一座巍峨大山滾滾壓下,目光一厲,面容冷肅,冷聲喝道:“你口口聲聲說前來贖人,我要的東西呢?你是在耍我嗎?”

錦衣青年發怒,霎時間整個大廳氣氛凝重,空氣停滞,仿佛有萬鈞大山壓身,直欲令人窒息。

氣勢壓下,一旁無絲毫修為在身的段仲與王家家主渾身顫抖,面皮發紫,大汗淋漓。

韓衍首當其沖,但他竟然未受到絲毫影響,左手持劍,右手背負身後,仍然一派潇灑從容之相。

周身勁力有激必有應,整個人就如同一枚圓陀陀的璀璨金丹一般,勁力流轉間,萬法皆難以粘身,錦衣青年的如山氣勢對他來說仿佛清風拂面一般,從身側緩緩劃過,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困擾。

這就是丹勁玄妙之處,也就是韓衍此行的底氣所在。

成就勁力抱丹成圓之境,雖然修行境界僅為肉身四重神力境,但就算是遭遇肉身六重通脈境界的高手,他也有信心一戰。

韓衍意态閑适的踏前一步,這一步顯得如此的莫名其妙,讓人完全看不懂,然則卻收獲到奇效。

腳方落地,錦衣青年的如山氣勢如同被戳破的氣球一般,往韓衍腳下狂瀉而出,轉眼傾瀉得一幹二淨,整個大廳風輕雲淡,就好像一切從未發生過。

氣勢消失殆盡,段仲與王家家主如同重入水中的魚兒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,生出一種劫後餘生之感,一時間後怕不已。

錦衣青年沒有管兩名凡人死活,此時他眼中隻有韓衍一人,見他如此輕易就化解自己攻勢,錦衣青年内心驚疑不定,面容變得鄭重起來,再也不敢把韓衍當成随意拿捏的小角色,而是擺在一個對等的位置上。

對于破解錦衣青年的氣勢壓迫,韓衍漠不關心,根本沒有放在心上。

“道友何人?還請指教。”

韓衍心神古井不波,面容從容不迫,完全看不出任何喜怒,氣度俨然。

沒有回答錦衣青年的問話,反倒是興緻盎然的開口詢問起錦衣青年的姓名起來。

“青雲觀弟子高明遠。”錦衣青年答道。

“原來是青雲觀高足高明遠道兄!道兄安好!”韓衍彬彬有禮的見禮道,搞得高明遠一頭霧水。

難道是想要講和?高明遠心中轉過這樣一個念頭。

高明遠不知道,此時韓衍心中想的卻是這般:

“作為一名路人甲路人乙之類的角色,本應該不配留下姓名,然則作為前世今生第一個被我所殺之人,留個姓名紀念也是極好的。”

“才一出場便領了盒飯,就是可惜了高明遠這麼個好名字了呀!”

心中殺機沸騰,面上絲毫不顯。

潇灑笑道:“今日之事道兄有何章程?還要勞煩道兄詳細為我說道說道。”

“好說!好說!”高明遠言笑晏晏,揚眉道:“章程也簡單,靈果奉上,人完整送還。”

“靈果畢竟是段掌櫃所有,如此作為怕是不妥吧!可還有商量餘地嗎?”韓衍再問道。

對于靈果的熱衷讓他豈會放手,聽完韓衍的話高明遠面色鄭重,一字一句的道:“靈果我志在必得,沒得商量,今日見不到靈果,那就隻能夠用命來抵,就看你等是選擇要靈果還是要命了?”

本事不大,口氣不小,強取豪奪還能如此理直氣壯,也算是人才。

“哦!”韓衍點點頭示意明白,神情冷肅,再不多說。

“锵!”

毫無征兆間,一聲驚天劍鳴聲響徹,随即高明遠就見視線範圍内,一團暗銀色光雨暴湧而來,緊接着光雨擴散,鋪滿周身上下所有空間,整個視界俱皆茫茫一片,整個天地之間,除了那密密麻麻的光雨外,再無他物。

暗銀色光雨勝似江河湧動,暴雨臨門,卷動空氣發出陣陣爆鳴聲響,更增添光雨的無邊威勢。

光雨中伴随着一道似是能夠彌天蓋地的神意橫壓而來,高明遠心神意念為之所奪,心間頓時升起躲無可躲,藏無可藏,必然會被面前光雨碎屍萬段的感覺。

劍意透心,霎時間竟然已覺得生無可戀,直欲束手待斃。

“啊啊啊!”

千鈞一發之際,高明遠終究不負修行上師之名。

一聲凄厲慘叫聲響起,但見他咬破舌尖,借助直入心扉的痛楚,強行聚神凝意,掙脫韓衍那似是能夠彌天極地的神意壓制。

體内内氣運轉,恢複對身軀掌控,手猛然一拍長桌,厚實長桌掀起狂猛破空聲浪,翻轉着往劍雨砸去,同時身軀借力往後橫移三丈遠。

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沿途牆壁被他撞擊出一個人形大洞,透過洞口正好可看到他狼狽模樣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