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快點,媽的,人呢?交保護費了!這個月的保護費。就剩你們一家沒交了!”

囂張的聲音,帶著不耐煩的神色,這群十幾個人的街頭小混混,搖搖晃晃走了過來,看也不看吳納與他的班長。

“****的,趕緊的,老子一會還得回去陪對象呢!**!”粗口連連爆出,吳納眉頭更加緊皺。

不是說裝B的話,在星海位麵,哪一個星球的科技不超越地球?

哪一個星球的武力放在銀河係,不是毀天滅地?

就是這些放眼銀河絕對牛叉的科技位麵下,不管哪個星球的最高領導人,亦或是街頭平民,敢這麽和吳納說話?

現如今,星海宇宙傳奇人物,月界普通社會上絕對站在上層中上層的高級月師,擁有一個主星,二十多顆附屬資源星,率領五百月衛,屠了當年排行第三的巴達星。

此時此刻,竟然有一群小混混。膽敢觸了吳納的眉頭。

就是這群連二氧化碳構成都不知道的小混混,每個人大約也就二十歲左右,年紀稍小的十六七八歲,站在這裏,那叫一個囂張。

若不是此刻在地球,一直固有的法律思想告訴吳納,不能當街殺人,估計某銀月大老總,絕對會上去弄死這群丫的。

剛剛回到地球,接二連三碰到令吳納心寒的事情,此時此刻,看到自己一聲最尊敬的班長,竟然因為生活所迫,需要低下頭,一瘸一拐的賠笑。

吳納心中,怎能不怒?

本是熱血男兒,冷靜的狙擊手是在戰場,即使再冷靜,殺敵時,誰又能不熱血沸騰?

那可是他一生敬重的班長,活了五十多歲,為國奉獻了自己的雙腿,如今卻隻能依靠那雙布滿老繭,粗陋的大手,繼續支撐著生活的壓力。

小芸看著這群人,彷佛繼承了自己父親當年的彪悍,並沒有露出害怕膽怯的神色。但卻眉頭緊皺,無比無奈。

她縱然有心趕走這些每個月來收保護費的小混混,奈何生得女兒身,十八九個大男人,她無法抗衡。

若是出手教訓,一個女娃娃,最後的後果是什麽?

不用想也會知道。

再看看自己漸漸年邁瘸腿的父親,雖然小時候經常聽一些常來看父親的叔叔極度吹捧自己的父親。

特戰十八團,鐵腿王!

可惜,如今的鐵腿王,腿腳徹底廢了,殺人的手,也隻能殺殺魚,剁剁菜,再無用處!

悲哀啊!

共和國當年特戰界內數一數二的單兵超強的戰士,全國優秀模範班長,曾經代表東北某部隊,參加阿爾納國際特種兵大比武獲得第一名的中國戰士。

如今卻如老龜,東臨碣石,再過幾十年,落得化為土灰。

吳納的拳。死死攥緊,發出哢吧哢吧的聲音,一雙怒目,若不是他體內沒有融合元素力量,恐怕此刻早就噴火了。

帶著一絲溫暖的小手,忽然拉住了吳納。

“叔叔,不要!他們人多!交了保護費,就沒事了!”小芸純潔的大眼睛,閃爍著睿智的光芒。

吳納看的一陣恍惚。

曾幾何時,當年的鐵腿王,北方軍界無不驚歎的特戰第一人,雲月湖,教導他手底下唯一帶出的七個小崽子時,也是這般睿智的目光。

虎父有若女。

小芸,繼承了他爹的血脈。

歎息一聲,吳納隻得鬆手。

若是此刻在星海宇宙,有人膽敢如此對待自己崇敬的班長,吳總裁絕對二話不說,直接滅掉。

可現在,是在自己的祖國。加上自己剛剛回到這裏,若是隨意殺人,隻能招惹不必要的麻煩。

自己一個瞬移閃人,是沒事了。可自己的班長呢?難道直接帶回銀月星係?

他們這些漢子,每一個都眷戀著自己的國家,故土,難舍,祖國,難別。

你讓他們上戰場,哪怕明知道送死。這群漢子眉頭也不會眨一下。若是你讓他們無緣無故,離開自己的家鄉,離開這片灑過汗血淚的大地。

他們不會同意的!哪怕生活再苦再難,這裏,終究是自己的家鄉,自己的祖國母親。

這是一群,身上流淌著軍魂,骨子裏刻上華魂,血脈流淌著炎黃魂的男兒!真正的男兒!

在這一刻,吳納做出了決定。無論是於情與公,還是民族大義趨使,他都要利用自己從星海帶來的科技,以及月界的製造技術,強大自己的祖國。

可惜,這幾天的事情,還是改變了吳納的一些想法。

原本準備無償將這些技術資料,送給國家的吳納,忽然發現,自己身後,還有許多事情,許多牽掛。

死去七個兄弟的後人,作為重情重義的吳老總,不可能放任不管!

保護自己的班長。吳老總更是必須要做的。

走到哪裏,都需要強勢的支撐,作為保護!

“開一家公司,然後,遍布全世界!”這是吳納改變後的想法!

有了自己的大勢,不說做別的,單單是保護這些忠烈後代,讓他們平平安安生活,也算是吳納未了的心願!

不能讓忠烈上著戰場流血,下了戰場還要流淚!

這也是吳納,想為那些弟兄們。做的事情!

“死瘸子,快點,默默唧唧的!”聲音聽在吳納耳中,是如此刺耳。

老班長雲月湖,此刻顫抖著身子,不斷拖著廢腿,抓著幾十張紅紙票,走向這群小混混。

小芸與吳納,怒目看著這些渣滓。

似乎注意到小芸的目光,本來麵貌漂亮,又繼承了自己父親獨有的那種英氣,小芸在這個世界,也算得出眾。

男兒最怕一怒為紅顏。

現在的社會,男人,更怕的是一時傻*,因為一個娘們的眼神,就想表現自己,裝一下小B。

小混混似乎極力想表現他們所謂的“威武”。

看著費力挪動身子的雲月湖,快要把錢送過來。為首那個看到小芸注意的小混混頭子,破口大罵起來。

“**媽的死瘸子,給個錢還這麽墨跡,你找死啊?不知道老子是這片的老大?”

說話間,這小混混飛起一腳,踹在了雲月湖的小肚子上。

五十多歲,一身不下六十多出彈孔槍傷,正是人體衰老最快階段的雲月湖,哪裏受的了二十歲年輕人的一腳。

原本瘸了的腿,失去重心,站立不穩,摔出幾米!

小混混看到自己一腳之威下,竟然把人踹飛幾米,眼中炫耀極致,是不是瞟向小芸!

“老不死的,你女兒不錯哇?嘿嘿,美女,有沒有對象?你看哥,長的多帥。還這麽牛B,哥那方麵也不錯,要不?你和哥走吧?”

昂著頭,看也不看人,囂張呀,這小混子太囂張了。

“哼,還是他**的當兵的?”

“是不?就他這樣也算當兵的?”

“解放軍叔叔,我打了你,我一會還要強了你女兒,你打我呀!”

“哈哈,解放軍叔叔,您打我呀!哈哈!”

“操!死瘸子,裝什麽大頭兵?還他**上過戰場?打過恐怖分子?就你這熊樣?哈哈。垃圾!你給解放軍丟人了。”

一群混子,起哄著,叫囂著。

雲月湖默默咬著呀,這份屈辱,他自己受了也就受了,大半輩子的人,為了自己的孩子,為了保住店鋪安穩,忍也就忍了。

可是今日,當著女兒和自己曾經帶出的兵,他屈辱啊!鐵腿王何在?

吳納怒了,這一刻,吳納真的怒了。

小芸也怒了,飛快跑過去,扶起自己的父親,一雙大眼睛,滿是淚水。

善解人意的小芸,當然知道自己父親忍氣吞聲是為了什麽。

而且,她知道,自己的父親,即使腿瘸了,這些小混混,也未必可以真的打贏他父親。

因為,在小店剛開的時候,因為買不起錘子,客人叫菜著急,無法生火的情況下,當時自己這個看似廢了的父親,一急之下,提起大手,連同木材,煤炭,生生霹碎!

她知道,父親忍氣吞聲,是為了自己,為了可以讓自己好好讀書,有經濟來源,供自己讀書。

淚水,不爭氣的哭了出來!

“別哭,我雲家的後人,不論男女,哪個會輕易掉眼淚?”雲月湖想安慰女兒,卻說出這樣一句話。他不會安慰,隻會嗬鼓!

“喲?還雲家的後人?我操,你啥時候這麽硬氣了?忘記上個月我怎麽拖了你小樹林,揍你的了?”

“對,老大你不說我還忘了,上個月他說給他女兒多買一個發卡,欠我們錢,最後讓我們打了個半死。跟死狗一樣,這他**就是解放軍退下來的?”

小芸聽到這個聲音,徹底呆滯了。原來自己的父親,為了自己,付出了這麽多。

摸摸頭上戴著的那個可愛發卡,自己的同學在大學,都可以打扮漂漂亮亮,而自己,撒嬌似的求了父親一次,買下這個發卡,背後卻是父親用身體扛下來的。

淚水,此刻不禁從這個生活苦難的小姑娘眼中流下。

吳納,沉默了,二十年,自己為什麽不早點回來。這二十年,自己的班長,到底受了多少苦?

即使再忍,即使再冷靜,眼前這一幕,吳納如何也要出手。

“我操,死瘸子,起來……”混子話音剛落,縱橫星海無敵手,五百月衛屠巴達的星海第一勇士,終於在怒火燃燒下,出手了。

“小納,不要!”雲月湖急切的想要阻止吳納,不過,一切晚了。

君莫阻,男兒自由男兒行。

“獸拳,班長,是您教我的,今日,我用您的恩惠,報這份恥辱!”吳納聲音回蕩在雲月湖耳邊,身子卻是早已出動。

拳當淩空落,鐵拳而下,剛才那名說話最狂的混子,鼻子,眼睛,嘴,噴出一道血柱!

一拳之下,鼻梁,牙齒,眼眶,皆裂開!

腳下發力,身影穿梭,戰意盎然。

豁然間,雲月湖看著吳納一身迷彩背影,想到了當年,想到了他昔日輝煌之時!

“今生隻會直中取,絕非學人曲中求!”打的是獸拳淩人,目如虎,眸似電,鐵拳衝霄漢。

傲然身姿,這一刻,軍魂再現。

“說我班長不是軍人?今天,我讓你們知道,當年鐵腿王,隨意帶出的一個兵,也能打廢你們!”

森冷的語言,從吳納口中說出,夾雜了一絲細微的精神力,此刻在小混混耳中如若炸雷。

不等對方驚駭,吳納身子再動,身如利電,拳如出鞘之劍。

七十二路連環腿,腿腿碎骨,膝膝破肉!

騰空而飛,吳納此刻猶如電影中絕世武林高手,打的煞是好看,打的煞是解氣,打得,那叫一個爺們血性!

十幾個小混混,此刻在吳納腿功大力下,全部被倒飛入空間。

單手撐地,吳納大臂用力,身如蠍子,落在這群小混混即將落下的地方。

連環譚腿複連環,小混混吐著血,再次飛起。

昔有豪男兒,義氣重然諾。 睚眥即殺人,身比鴻毛輕。

我輩男兒,豪氣衝天,豈容混混嗤笑?

鐵腿王當年之威,今日重現傳人腿中!

吳納,就是雲月湖現今最後一個傳人!

“鐵腿王,會的並非隻有腿功!”吳納字若千鈞,渾厚無比。

高大身姿站立,仰天看著即將再次落下的小混子們。

鐵血十八團的頂級狙擊手!此刻雙拳狠狠握緊!

獸拳現!

龍形似遊驚天變!

虎拳乍現震山河!

龍虎雙拳出,吳納大手頂天地,二名小混混猛然中拳,在半空縮成蝦米一般,痛苦大口噴血。

蛇吞雲霧撼九霄!

鶴唳鳴啼驚幽冥!

大開大合,提胯扭腰,大臂連連揮動,拳拳大氣凜然!

一套未打完的獸拳,卻是打出驚天地泣鬼神之勢!

磅礴浩然,亦是英雄懲惡之拳!

啪嗒啪嗒。猶如報廢皮球落在地上,十幾名小混混,狀若死狗,慘烈吐血。

“老子有條命,老子有拳頭,老子最恨路不平,老子愛打狼。老子沒有爹,老子沒娘,老子糙,老子野,老子也善良!”

兒時自己一邊打拳,一邊快意哼唱的歌謠,浮現在雲月湖耳邊,下意識唱出聲響!

小芸驚訝合不攏小嘴,看著站在一群倒地的小混混中間那人,美目流轉。

這就是父親當日帶出的兵?這就是那個疑似死去,一直被父親默默祭奠,被他父親溺愛般像稱呼兒子一般的“小崽子?”

一人獨鬥十幾名小混混,打的片甲不留,那拳勢,太強勢了!

高大的身姿,月師身上散發出的獨有氣質。曾經遨遊星海,驚詫各大星際帝國的強人,此刻在自己的家鄉,地球,封閉了全身力量,狠狠發泄一般。

這些小混混,沒有死,但最少住個半年醫院是沒問題的!

什麽粉碎性骨折,腦震蕩,小半身癱瘓,上半身不調,各種毛病,不落個終身,那絕對不是現在吳納的作風!

“吳叔叔……你,你太厲害了!”小芸驚訝的合不攏嘴,看著吳納。

“你,回來了!”莫名其妙的一句話,從雲月湖口中發出。

而吳納卻沒有絲毫驚訝,反而鎮定回答:“我回來了,你,什麽時候回來?”

一句話,雲月湖卻露出複雜矛盾的神色。

昔日小崽子的血性,那份鐵血軍人的作風,確實回來了,而自己呢?該不該回到從前?可惜,自己的腿,已經廢了。

一個廢人,還有臉麵去接受那份軍魂麽?

“唉,你打的人,是這片算的上勢力不小的一夥人。”雲月湖麵色難看,他現在有牽掛,有唯一的女兒,一些東西,需要他去考慮了。

默默背起雲月湖,吳納一絲月力,在無人察覺之下,注入他體內。

這一夜,小芸怎麽也睡不著,翻來覆去,最後拿起那張褪色的照片,看著其中正在憨笑的吳納。

這一夜,雲月湖靜靜躺在木板**,回憶著點點滴滴,神色複雜。

這一夜,吳納默默抽著都寶,一根接一根,吞雲吐霧,猶如神話中的仙帝,讓人看不清內心虛實!

這一夜,某京都高官家中,某位公子爺,紈絝極致,接到了倆個電話。

“喂,大哥,手底下收保護費的兄弟,讓人揍了。”電話傳來一陣急呼。

“媽的,早就不讓你們收保護費,那些都是老百姓,不是貪官。不聽,活該。”這位公子吊兒郎當,不過話卻說的嚴厲。

電話另一頭,不敢做聲。

“讓打成啥了?我明天去看看,醫藥費我報銷了。”

電話裏頭人一喜,立刻道:“大哥,住院了,全身十多處粉碎性骨折。醫生說,沒個幾年,別想出院!”

“操!”這位公子怒了,自己手底下小弟,收保護費確實不對,但也不能直接打成廢人吧?

“查出來誰了沒?”

“查出來了,就是那個開小飯店的瘸子,據說以前是複員軍人!”

這話,令公子皺起了眉頭,他曾經聽父親說過,那位瘸子,可是當年的烈士英雄。

“行,完了再說!”掛掉電話,這位公子皺著眉頭,看來自己的父親所說不假,瘸子雖然瘸了,似乎還有功夫在身。

突兀間,電話再次響起。

“喂,誰呀?沒完了?明天老子廢了你們,住院怎麽了?能死啊?”

公子不耐煩說完,正要掛電話。

“小林,你上次讓我查的那個人,局子裏沒有任何資料,很怪異,不過,我們派出跟蹤的同誌說,這個人似乎最近在京都西郊一家小飯店住著。”

公子一聽,不是自己小弟,聽到這個消息,眼睛一亮:“謝謝王大哥。這次麻煩了!”

“好了,下次別衝我發火,先掛了,還要忙,這個人沒有任何資料,我們需要調查一下!”

公子嗯了一聲,掛掉電話。想了想,翻出自己弟弟,阿林給自己的手機,看著一幕視頻。

這視頻上,正是偷偷攝下了吳納當日痛毆日狗的過程!

“帥啊,我一定要跟他學點真功夫,讓老爺子瞧瞧,省的逼著我讓那些軍隊什麽特種兵訓練我!”公子嘴裏喃喃自語。

“嗯,瘸子在西郊,這位主也在西郊,明天正好順路!”這位林姓公子,念叨著,心中思考著明天…………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